小微金融彭蕾:移動支付普及還需五年資訊熱點

发布于 分类 资讯热点标签

8月27日,2014年中國互聯網大會繼續在舉行。英才社社長宋立新作爲主持人與小微金融服務集團CEO彭蕾進行了一場對話。

彭蕾認爲,移動支付形成一個習慣,需要相當長的時間。“比如我分解我的動作時,你想那一刻最需要完成的事情是什麽,是用錢包付錢,還是用手機付錢,我覺得一定是需要時間改變和培養習慣。”

宋立新:當有足夠差異化時,人可能才會往價值驅動的方向去走。請問上海需要多久能夠達到杭州移動支付的水平?

彭蕾:我也不覺得杭州現在已經那麽的普及,這還有很長的要走。但我覺得移動支付、移動生活要形成一個趨勢,至少需要3-5年的時間。

另外,在談到實體經濟和網絡經濟的話題時,彭蕾表示,不要覺得老經濟或者老的企業落後,其實他們對于新的事物的發現一點不亞于網絡經濟。

2014年中國互聯網大會主題爲“創造無限機會打造新時代經濟引擎”,共爲期三天(8月26日-28日),騰訊科技將通過騰訊網、騰訊新聞客戶端、微信爲您帶來全程精彩直播、解讀。

宋立新:各位上午好!今天我們的爭議是移動生活是不是真的來了?我記得今年年初在上海看到彭蕾時,我第一個感覺是如果這杯咖啡讓我付款的話一定能刷支付寶,因爲我出門是不帶錢包的,不知道你今天是否帶錢包了?

彭蕾:我今天還線年前我做了一個嘗試,不帶錢包出門溜達,會發現什麽,我發現我買了襯衣、CD。這幾年我發現我不帶錢包的次數越來越多了。

宋立新:請問在場的觀衆有沒有不帶錢包出門的?大部分是年輕人,我相信你們走在了移動生活的前列。今年對移動生活的討論,什麽是移動生活的標准也很多的,我覺得移動生活首先帶給我們,生活的有兩個唯度,一是財務的,一是時間的。從爭議來看,大家對整個支付寶所帶來的隨心、隨時、隨地、隨打感觸頗深,請問你這一點所做的,爲我們支付的改變,會帶來未來移動生活主要的便利和主要的會有怎樣的改變?

彭蕾:回答問題之前,我想先講兩句,我真的特別少參加這樣的活動,並不是我清高,而是我真的不太善于講這種特別大的話題。特別是對于未來的構想,包括對于過去所做的事情意義的提煉,我覺得這件事,我特別發怵。其實我更喜歡的是回到當下,我們需要的是什麽。

我們支付寶今年10周年,我一直想說,我最希望看到的是支付寶可以幫大家解決生活當中一些特別小的,但又特別不方便的需求,讓他覺得原來可以這麽方便,可以這麽爽,這就是我們存在的最大價值。就像當年淘寶很多人買東西,其實是很擔心的,我就想到,這樣買家和賣家都放心了,其實現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同時面臨這樣的問題,究竟給誰創造了價值。這個價值先不要急于揣測未來會帶來非常翻天覆地的改變,會開創新時代,打開新格局,那些都太早了,回答一下大家未來消費時掏錢包,拿出銀行卡和現金,回憶到所有的細節,再體會用手機可以做什麽。

宋立新:手機到底能幫你做什麽?接著彭蕾的談話非常的接地氣。我們來看一看支付寶這兩年做什麽了?因爲這個案例的剖析可以看到O2O這樣一個時髦的概念是否真的可以落地,請問彭蕾你們上半年幹了什麽,已經與很多電商合作了,是不是達到了預期的效果了。

彭蕾:其實我們上半年做了好多嘗試,大家從上也看到未來商圈、未來公交、未來醫院、未來學校,做了一系列未來系列的嘗試。爲什麽是以“未來”做主題呢?它當下還沒有成爲生活的全部,但我們看到移動互聯網來臨後,存在這樣的可能性,存在用手機給生活帶來的可能性。比如像未來醫院,醫院的排隊很糾結、很痛苦,我們希望未來在手機上可以不用排隊,挂號、就診所有的費用都可以很輕松,人家排隊時你在手機上都可以搞定了。

包括商圈也是一樣,像女孩逛街大包小包買了很多東西,還要考慮怎麽拎走,如何與網上互通,在店裏庫存,可以直接發貨到顧客家裏。像這樣小小的需求我們看到了,我們嘗試用移動的手段盡量去實現。我們嘗試的結果也很有意思,有些東西是你本來想做這個,但這個未必達到你的期望,但會帶來新的價值。我們看到未來生活的概念下,在杭州有很有意思的小的現象,杭州的小店裏有賣礦泉水,小販支持用支付寶收錢,因爲出來跑步的人一般不會帶錢包,而是會帶手機。像很多聚光燈照不到的地方確實實實在在的發生著,像早上買包子時,就可以拿手機掃碼支付金額。我覺得這些細節,是未來最有生命力的開始。

宋立新:我覺得我落後了,因爲我的支付寶更多的是爲兒子付帳單。我聽說很多廠商抱怨說,合作後除了甩掉一些尾貨外,並沒有吸引來他們想要的客戶。爲什麽我們說的很熱,向往也很多,但實際上真正落地的感受並沒有。

彭蕾:這種趨勢背後其實是一種習慣和基于人性的價值。首先說習慣,一個習慣改變其實沒有那麽容易,比如今天我們在做移動支付,大家現在有各種各樣的通信,像驿站、寫信、打電報、等到現在的即時通信,經過很多積累。但我們現在發現這些東西在縮短,我覺得移動支付需要一個習慣,它需要相當長的一個時間。比如我分解我的動作時,你想那一刻最需要完成的事情是什麽,是用錢包付錢,還是用手機付錢,我覺得一定是需要時間改變和培養習慣。

第二個習慣是價值和。這個價值和,我覺得好多時候我們做事情還是很急的,就是我們用力一把大家的需求調動起來,但從長期來看,利益的刺激能夠支撐大家是否支撐這個習慣,所以你可以用一些營銷手段和方法,更重要的是你究竟創造什麽樣的價值。就像剛才我講的跑步的時候不會帶錢包,而帶手機。這背後是人最本質的需求,這個需求就是我們的創業者在這個大潮中能不能勝出,而不是想大的方面去改變一切。

宋立新:當有足夠差異化時,人可能才會往價值驅動的方向去走。請問上海需要多久能夠達到杭州移動支付的水平。

彭蕾:我也不覺得杭州現在已經那麽的普及,這還有很長的要走。但我覺得移動支付、移動生活要形成一個趨勢,至少需要3-5年的時間。

宋立新:我想作爲人已經落後了,因爲是文化中心,所以對安全的需求可能比別的城市要高一點。所以移動支付和移動生活給我們帶來更多的,但的背後是自己擔當結果,所以很多人在選擇的過程中會焦慮,你覺得和安全的沖突怎麽解決。

彭蕾:這個問題讓我想起幾百年前的銀行,大家都會把錢挖個坑埋了,而不放銀行。但幾百年後,大家絕對不會這樣做了。最開始的時候,有安全的想法是正常的,沒有一個新興事物大家都會覺得它非常靠譜,它是需要一代一代的改變。但認知上的恐懼和擔心,我覺得這在面對新的事物常自然的事情。對于我們行業來講,要不遺余力告訴人家這個東西爲什麽安全,同時你要有強大的技術,強大的安全能力。就像我說的幾百年前的銀行,銀行比如特別不靠譜,比如倒閉了,被人盜竊了,可能大家就不會去相信你。但我覺得這是一個時間趨勢的問題,本身並不是一個真正的問題。

宋立新:支付寶在公共安全之下是否安全的故事,每年隨著變化都會有新的故事出來,在現場請教各位觀衆一個問題,我一走進國際會議中心,支付寶提供給我有免費的Wifi是否需要使用?我覺得是否有人在做這個?傳了幾百次也成真了,請問大家有沒有用支付寶提供的Wifi比剛才要少。

發展的最大的時候,圍繞的和故事就會越多,我想這不是對于需求發現不同,甚至也可能不是對趨勢、方向不同,也可能所處的利益不同,這也是利益之爭。O2O真的會實體經濟,實體店嗎?大家還是很有疑慮的。現在我們這些店,商業地産的價格,在並沒有特別大的變化。

不知道杭州商業地産的價格是什麽樣的。我想聽聽您關于O2O,互聯網,實體店之間的利益,包括誰是未來的趨勢,是否真的能夠由互聯網主導未來的變革,這個問題雖然很大,但也是這兩年比較熱的話題,想聽聽您的看法。

彭蕾:我覺得這幾年關于實體經濟和網絡經濟的話題,其實在社會的推波助瀾下好像已經變成了社會性的線年時就在阿裏巴巴,上網的時間也比較早。我覺得作爲互聯網行業的一代人,我看到我們的同事包括我們這些人,在很長一段時間裏,確實有那麽有一點,我們代表一種新經濟,我們會改變,創造很多過去沒有發生的事情。資訊熱點但時間越久,以及當你了解到幾百年的百年老店發展之後,我其實越來越對很多的傳統行業心生。

很多老企業以前做的和現在做的已經發生了很大的改變,但也是落後的,落後的其實是一種。我總覺得所謂的老經濟也好,新經濟也好。比如我們現在做金融,我們其實是爲金融服務,爲他們創造價值,但金融有本身的特點,風險、信用、數據,對于整套體系都不了解,好像整個互聯網可以摧毀一切,我覺得這是很的。

我們相信最好的都是在過去,在以前,現在很多的東西都很不靠譜。我覺得這是很,不要于過去的那一套。比較實的是,最後要看哪一個人,或者哪一家企業能夠在這樣的潮流中將這兩種特質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能夠幫助他的組織實現轉型,吸收各個行業的營養,最後變成他自己的。並不是新經濟的皮,或者老經濟裏面。

我經常跟我的團隊分享,不要覺得老經濟或者老的企業落後,其實他們對于新的事物的發現一點不亞于我們。反而是我們覺得我們現在已經是老古董了。

彭蕾:我舉一個金融行業,我拜訪過平安的馬明哲董事長,我看平安在金融領域,互聯網行業創新是值得我們欽佩的。他們是在挑戰過去的勇氣和能力,除了平安還有很多金融機構在擁抱移動互聯網上,做了非常大膽的,並且常有自信的嘗試,這令我非常。

宋立新:我知道彭蕾的小孩已經上小學了,而且還會做飯給媽媽吃,可能剛會做幾道菜的小孩可能不會要求他做滿漢全席。期望值降低可能體驗會更好,但其實人都不是這樣,每一個人都希望說我信賴你,使用你,都希望你給我滿漢全席的感受。所以在這個過程中,可不可以介紹一下,除了不希望成爲老古董這樣的體驗外,對于支付寶的體驗最焦慮的是什麽?

彭蕾:還真沒有,這個沒有並不是說我們什麽事都已經做的那麽好了。其實很多時候發現焦慮不能改變這個事情的時候,焦慮只能消耗自己的能量,讓自己特別不開心。我覺得與其焦慮,不如看看注冊環節哪個地方可以改善,看看最近客服量,我真的不太會爲業務上的事焦慮。真的焦慮是我們的團隊能夠真的跟得上我們這波,跟得上未來的客戶,對于這件事我會有些焦慮。

我經常跟我的團隊講,現在我們90後的同事都在加入我們,最近我在研究彈幕,看電影也可以進行吐槽。比如我的女兒在聽鄧紫琪的歌,我自己聽後發現我也可以聽。我覺得對于未來的變化,心裏的不確定,這是比較令人焦慮的。

宋立新:巴斯光年裏提到新奇擁抱無限可能,我覺得這也是目前互聯網的思維。目前有這麽多互聯網公司做各種各樣的嘗試,你認爲誰更有可能抓住現在移動生活的趨勢。

彭蕾:我真的很難說誰會勝出,我只能從阿裏巴巴最早創業的感受,與在座各位朋友分享。今天有很多的創業者也在現場,我們自己在1999年時也經曆過這樣的過程,我是能夠完全體會在那時所經曆的一切。在創業過程,最早感受到的是一種快樂還是壓力?是一種天馬行空、無拘無束的小孩可以事情的和喜悅?還是一定是今天一定要把一件事做成什麽樣?今天馬總在這裏,馬總說,他要讓阿裏巴巴成爲世界上排名前10的互聯網公司之一,我們是很相信,但卻覺得這件事好像特別遙遠。

其實當我們每天看到用戶數越來越多,由于提供特別好的服務,那時給客戶的互動都是人肉式的服務。讓人會覺得還有這麽好的網站,我發布商業信息,原來真的會有買家和賣家找我,就非常開心。我覺得那時真的是很快樂。不管是多,信心不應該被輕易的被放棄。資訊熱點1999年快斷糧了,我們說哪怕阿裏巴巴真的搞不下去了,我們這一會兒人哪怕開個馄饨店一定是用戶體驗更好的店。

宋立新:彭蕾談到了三個點,誰能抓住未來移動的生活,首先是做實事的公司,每天給這些人帶來分享和改變,這樣的公司是能做成的。

第三是做新事的公司,今天和昨天都有一點點不同。這樣三個事,實事、好事、新事,這樣的公司可能會發現未來的機會。我覺得傳統産業本身也是被互聯網在美國上市創新高,請問最後一個問題,羅大佑有一首歌叫《告別年代》,這裏面談到了生活的質感。我想問,會不會互聯網發展這麽快,我們生活的質感會越來越低。

彭蕾:生活的質感低不低其實要問選擇權是否在你的手上,如果你今天被了選擇的,我覺得常悲哀的一件事情。但剛才講說吃滿漢全席,只要有錢,找到那個店就可以吃。但今天想吃柴火燒的農家菜也可以找到。我想說你了什麽,擁有了什麽,而是要問選擇的是否在你的手上。今天大家都在過這樣的生活,還有很多人放棄這樣的生活跑到山裏去,關鍵要看你喜歡的是什麽,不要。這樣不會擔心你了生活的生活的質量。

彭蕾:非常高興有這樣的機會參加此次會議,我的感受相同的是自己穿太多了,第二個不同的是很久沒有參加這樣的大會,進來後會感覺到這種活力、熱情、無限的可能,這個會場有這樣的氛圍,讓我感覺特別好。

另外,無論什麽時代,最主要的是自己,安安靜靜想明白自己究竟想要什麽,希望做成什麽樣,以及與現實之間的差距。不,也不輕言放棄。

宋立新:謝謝!移動生活給我們帶來無限的可能,剛才談到最大的詞是“”,並不是不做什麽的,而是想做就做的一種實力。最後用彭蕾的一句話做今天的結尾,在告別的年代要麽生,要麽死,但是如果你不拼,肯定是生不如死,感謝各位!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www.delsus.com